pt
ct
za
xz
id
e
eb
yt
主页 >

玑怎么读

2020-05-11 08:53:20 来源 : 点击 : 143

       母亲的自留地不仅丰富了我们儿时的餐桌,也丰富了我们农(渔)耕年代的记忆,而且让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了回望土地,回望农村,珍惜生活,也懂得养生之道。母亲说她老了,想老家了,要我帮她念念过往的书信。母亲什么时候睡,什么时候起,这一切都在周围人的睡梦中做的,我们全然不知。母亲和姐姐轮换着推和丢磨(喂磨),我力气小,只能贴磨,也就是伸出一只手配合使着劲。母亲愕然无语,嘴角泛起一丝苦笑。母亲一直身体不好,得过胆囊炎、胆结石,胆结石手术后又患了胆道结石。母亲回家后一直咳嗽,最后竟咳出血来。母亲很快就去世了,温华主动向妻子提出了离婚,妻子临走时带走了女儿,温华又成了孤家寡人。母亲生养了十一个孩子,成人的只有我们四姊妹,一个哥哥。母亲打针,总是一边和病人聊天,一边轻轻揉捏,轻轻下针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听了,会带着礼物去感恩帮助、照顾过我们的人。母亲精心饲养这只大鹅,来年春天,大鹅下了第一只蛋。母亲是个勤劳能干的农村妇女,嫁给父亲后,一连生了我们兄妹七个,在那个年代能把我们养活带大,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了。母亲说了多次自言自语重复的话,姐姐知道母亲想儿子并没太在意。母亲见我们没有回家,就来找我们,糖业公司离我们家并不远,她的叫声我们可以听得清清楚楚,我想回答,但是哥哥阻止我,并威胁说,要是我答应了,以后就不带我去玩了。母亲说完,我一时还没有平息心里的怒火,突然,在的下午,我的心里豁然开朗,对啊,现在我着啥急啊,自己管理没到位,等明年九月管理到位就好了呀,现在没有时间管理,所以,就暂时先让邻居家的那个白尾巴尖过来我家田里打水吧,农村人嘛,贪这点小便宜,还说得过去,我不需要做的那么狠,做的那么绝。母亲的人品,亲友们是有口皆碑的。母亲却忙碌起来了,她摘好了菜园子里的菜,张罗起了一桌桌好饭,看着我们一家吃着她亲手做的菜肴,她满足的笑着。母亲还为外婆做棉衣,是中式斜襟,当地农村称琵琶襟,我不知道为何以此命名。母亲的启示使我领悟到——每一个人,当他降生时,总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,周围的亲人却笑着欢迎他的降生;而当他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时,周围的亲人们在哭泣,在哀伤,他自己却应当微笑,应当宽慰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说,茶叶子是有一股清香的,你顺着香味儿去找呀。母亲打针,总是一边和病人聊天,一边轻轻揉捏,轻轻下针。母亲和我那苦涩的泪水掺和着淋漓的雨水:父亲呵,您在天之灵既有感应,为何白居易还要低吟冥寞重泉哭不闻,萧萧暮雨人归去呢?母亲的歌,开心的歌;生活中有着开心的微笑。母亲的话,平淡如水,仔细品味,份量山重,它饱含了母亲对儿女的无限希望。母亲拿到工资非常高兴,她让儿子给自己在城里一家银行开了个户头,存钱的时候,她不会在存单上签字,她专门找人刻了个私章,平时,放在贴身的口袋里,以方便给儿子存钱时用。母亲已经走了四个多月,我也很少再次回到老家,有她在的时候,老家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地存在那里,现在好像都随她消逝了似的,没有了丝毫的牵挂。母亲毫不犹豫地说,你不用这么看我,我明白你的意思,这钱咱不能要。母亲一气之下让他退学,由母亲亲自教育。母亲每年添衣服时都是先量身,问裁缝师傅需要多少尺布,而她剪的布料总要比师傅说的少一两寸,然后拿回家自己亲自用手工缝制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的爱,就是这样恰恰好的温度,亲切温暖,从容不迫。母亲失去了母亲,也就是我的外婆。母亲节来临了,让我们来诵读一些赞美母亲的散文感恩我们的母亲吧!母亲说:这么多白衣天使啊又说:多么好听的声音。母亲说:小元,你要明白,安平帮助他的家里是应该的。母亲虽终日忙碌辛苦,也不能使女儿快乐起来。母亲回来喂鸡食时,发现少了一只,就四处呼唤寻找。母亲开始没入席,只顾给我们用轧面条机轧面条,我几次要帮她都被谢绝,一顿饭都高兴得合不拢嘴,除了过年过节,平时冷冷清清的农家小院,今天显得特别的热闹,母亲一直坚持把面条轧完才入席。母亲摸摸她的脸,笑:你以后每天给妈妈唱歌吧,你一唱歌,妈妈就不累了。母亲继承了外祖父的手艺,每次给我做麦芽糖都细致入微地把每个步骤做到位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也说,那还不懂,不管什么人都是懂得好赖的。母亲无论轮流到谁家,我们都是将生活调理得有滋有味,让母亲吃得舒适,住得暖心。母亲的娘家是北平德胜门外,土城儿外边,通大钟寺的大路上的一个小村里。母亲就像是一只老母鸡,一直把我保护的好好的,不让我受任何伤害。母亲说,我跟了你爸爸这个没老家的人,变得自己也快没有老家了。母亲艰难地踩着井壁的踏脚孔,从井底一步一步地爬上来。母亲随即站了起来,转身到厨房忙活。母亲勤劳的双手,致使我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惰性,为了彻底改掉自己惰性,减轻母亲双手之痛,从她患类风湿起,也就是半年前,我开始学习做饭炒菜,洗衣洗碗。母亲要的只是女儿的幸福第一个是我,我讲了自己的母亲。母亲年轻时因为忙碌,她从不注重自己的容貌,那时母亲没有任何化妆品,直到后来我给她买了大宝,她就喜欢上了大宝,每天洗脸时,母亲就站在镜前,一遍又一遍洗得很认真,洗完后,她用手一点一点地把大宝抹在脸上,那种认真样子就像小时候母亲给我脸上抹上红灯牌杏仁蜜一样,抹了鼻子、抹脸蛋,然后我就香喷喷地与院中小朋友一起比美。

相关阅读